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周五是个激情日
周五是个激情日
周五那天,孟嘉勋明显发现廖盼兮紧张起来,课堂上讲课的时候一直没有看向自己坐的方向~更过分的是她整天都待在办公室,而不是在那间供她专门使用的小小接待室~孟嘉勋几次偷摸过去都没有见到她的人影,已是心痒难耐,揩不到油,欲火冲天~~好不容易熬到放学,孟嘉勋到了可以进行时,却反而平静下来,他随便找了个理由让胡有志先回去,自己却在教室慢悠悠的做起了作业~~等到阳光变得橙红,窗外吹来舒服的凉风,他才往楼上最角落的小房间走去~~……此时还留在学校的学生并不多,整个学校都很寂静,这条走廊上空无一人,孟嘉勋刻意放缓脚步声,慢慢接近廖盼兮所在的小房间,果然看见敞开的房门,但他没有着急进去,连里面都没看一眼~后背贴着门边的墙壁,坐在地上~周围很静,风吹得声音变得很大,孟嘉勋仔细聆听,还听到了接待室里翻动书页的声音,不时有圆珠笔写字的笃笃响声~~孟嘉勋看着已经不再蔚蓝的天空,此时天上云彩很淡,仅有的也被远处的高楼大厦挡住了,看不大清~~过了很久,他不想再浪费时间,便忍不住偷偷转过头往里面看去~和那天被处罚的场景很像,一缕缕阳光铺满了大半个房间,一个倩影坐得笔直,眼镜下的大眼睛全神贯注的检查着桌面的作业,孟嘉勋很快看见了一个小巧可爱的耳朵,长长的秀发都捋在耳后~~廖盼兮似乎没有发现一双坏笑的眼睛在打量着她,神态专注认真,她今天穿得很清爽秀丽,上衣是一件青白相间的薄衬衫,下面还是依旧穿着裙子,是一条纯白色的高腰A字短裙,纤细的小蛮腰上那饱满高耸的双峰挺拔而诱人,A字小短裙下露出了颀长水润的小腿,脚下是一双漂亮镶水钻的高跟鞋~孟嘉勋呆呆的看着,直到现在才发现今天的班主任的打扮是这么的优雅清纯,此时此景,竟令他生出那么一丝自卑感和罪恶感!

  眼前那个端坐着的女老师在这个窄小的房间变成一道靓丽的风景,孟嘉勋就感觉像是在小小的池塘里看到了一株亭亭玉立的荷花,在杂草丛生的田野上看见了一直修剪羽毛的小白鹭,此时此景别说开口说话了,就连动都不敢动,呼吸都不敢太急促,担心一个不慎就会破坏眼前的美好~孟嘉勋打量着廖盼兮的俏脸,即使角度不太好,他还是看见了廖盼兮那黑白分明的美眸,长长乌黑的睫毛,以及他最喜欢的那对修得整整齐齐的柳眉~~突然,房间里传来了手机的铃声,不幸的打破了这个安详珍贵的画面,孟嘉勋也急忙躲开,他还不想被廖盼兮发现~~……廖盼兮看见手机的来电显示,不禁蹙起眉毛,内心轻轻叹气,接起电话,轻声道:“喂~妈!”

  电话对面那个刺耳的中年妇女的声音传来:“丫头啊!我不活了,你那个爸爸现在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,还骗我是去出差!我今天专门追到他的单位,就发现他就在公司啊!我早就知道他……”

  廖盼兮没有一丝惊讶,听着自己妈妈不停倒着家里的破事,一言不发,面色依旧冷清,表情有点漠然~过了很久,妈妈大概是说完了,带着抽泣的哭腔道:“女儿!你有在听吗?我们母女就要被抛弃了!那个臭男人就要去找小女人了!我死了算了~”说完还断断续续的哭了起来~廖盼兮听得心烦意乱,用手捏着自己的眉心,安慰道:“妈!你也不用太担心了!他要离婚你就跟他离了吧!自己一个人好好生活不也一样吗?你也可以再找个合适的伴侣,我都是支持你的!你……”

  她的话还没说完,对面就传来妈妈的咆哮声:“你这死丫头怎么能这么说?要是离婚了,亲戚朋友会怎么看我?这不是便宜了那个臭婊子吗?我就是死也不和他离婚,你怎么能帮着外人呢?还是说你爸爸给你什么好处了!你不再帮妈妈了?”

  廖盼兮听她情绪激动,说着还有要怪自己的倾向,便站起身,走到门口,轻轻敲了敲门,自言自语道:“请进!”

  说完,带着歉意对她妈妈道:“妈!不好意思,下次再聊,我有学生来找我了~再见啦!”说完不管对面雷霆暴怒般的吼声,挂掉了电话~~她背对着房门,曲手成拳轻轻捶着后腰,明明已经够累的了,此时却还不消停,她直感到有些身心俱疲,腰酸背痛~~突然,廖盼兮听到关门声,顿时心中一惊,还来不及转身回头,就感到一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,一个健壮有力的身子靠近自己的后背~~“谁~放开我!”廖盼兮剧烈挣扎着,神色慌张“老师!我来找你了~”孟嘉勋轻轻在她的耳边吐气~~廖盼兮其实早已明白,但此时闻言还是芳心一跳,娇躯微微发僵~~孟嘉勋转过她的身子,看着她秋水般的明眸,由衷笑道:“老师!你今天好漂亮~像仙女一样漂亮~”

  廖盼兮根本不为所动,俏脸有些发白,眼睛没有往常的冷厉,流露出一丝痛苦和害怕~孟嘉勋见了,心中发软,但还是无耻的笑着:“老师!我这是来履行当初的约定~你该不会是要反悔吧!”

  廖盼兮没有答话,她是个很守信用的人,一旦是自己答应的事情,她从不反悔~~但这种事还是太过难为情了~~孟嘉勋开始亲吻她的嘴唇,看着这个骤然变得柔弱惹人爱怜的女老师,他心中升起重所未有的温柔,没有强迫用舌头强行撬开她的嘴,仅是点着她诱人的红唇就已经很满足了~~廖盼兮下意识想要抗拒,孟嘉勋就抚摸她的脸颊,轻笑道:“快点老师!我们开始吧!天色不早了!”、廖盼兮闻言身躯不可避免的一颤,她其实并没有忘记约定,她今天也的确是在故意躲避孟嘉勋,等到放学过了许久,她还庆幸的以为孟嘉勋或许是忘记了,或许有了什么重要的事脱不开身~~等到被孟嘉勋抱住,被他亲吻着,廖盼兮的幻想才彻底成梦幻泡影~~看见廖盼兮依旧不说话,孟嘉勋便假装皱着眉头,不满道:“老师,不是说好你要配合一点吗?快点啊~你现在就自己脱掉衣服吧~”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褪下,露出半硬不软的阴茎~~廖盼兮委屈极了,繁忙累人的工作,快要支离破碎的家庭,现在还外带着被自己的学生胁迫诱奸,她的眼眶不可避免的变红,但还是木然的解下了衬衫的扣子,露出带着花纹的白色文胸,以及被包得紧紧的巨乳~~孟嘉勋看见她开始自己解下衣裳,顿时兴奋得阴茎硬起,指向天花板,紧紧盯着在脱衣服的廖盼兮,直感到兽血沸腾~廖盼兮默默脱下上衣后,就解开在肚脐眼上的裙带,将白色的A字裙褪下,和衬衫都折叠的很整齐,堆放在桌上~~面无表情的脱完裙子上衣,等到脱文胸和内裤的时候,廖盼兮不可避免的微微颤抖,咬着下嘴唇弯腰褪下白色的内裤,露出乌黑油亮的阴毛,以及像两片玫瑰花瓣般的阴部~~接着她一鼓作气的把文胸也解开,把那两粒诱人的花蕾暴露出来~~孟嘉勋心满意足的看了很久,廖盼兮也不再阻挡,缓过神来,面色变得平静,两人坦诚相见,谁也没有胆怯退缩~~孟嘉勋发现窗户都还开着,便把窗都关上,只露出一小条透光的缝隙~整个房间在黄昏的夕阳下,有了一点旖旎的气氛~~廖盼兮呆呆站在原地,完美无瑕的胴体就像上帝最美丽的雕塑,令人不敢随便亵渎~~但孟嘉勋还是这样紧紧抱住了她,抱着她的后背,将她硕大的奶子压在自己的胸膛,感受到两颗小乳头摩擦到了自己皮肤,令孟嘉勋一阵兴奋~~就这样正面抱住廖盼兮,孟嘉勋开始亲吻她的脖子,嗅着她的发香体香,阴茎瞬间激动的翘起,顶住了廖盼兮的小腹~~脖子上传来痒痒的感觉,自己的肚子还被什么坚硬灼热的东西顶着,廖盼兮身子很敏感,有些颤抖,沉默的紧闭上眼睛,但还是感受到那个狂热的少年依旧抱着自己不放~~怎么也逃脱不了~~“老师放轻松点,我会很温柔的!”孟嘉勋在廖盼兮的耳边轻轻呢喃,顺便开始舔她的耳朵,挑逗她的神经线~~“嗯~”廖盼兮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,酥麻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传遍全身,忍不住轻哼出声~~孟嘉勋从她的耳朵一路吻到她的锁骨,那个性感凹陷的锁骨处,孟嘉勋认真的用舌头画着圈~~释放着无处安放的男性荷尔蒙~~慢慢的,孟嘉勋觉得这样的姿势有点别扭,便放开她,收拾起廖盼兮的桌面,将上面的衣服和书本作业课件什么的都放在一张椅子上,长方形的桌面上现在空无一物~~廖盼兮早已经睁开眼看着他,见他收拾完后像自己走来,她又开始紧张起来~~孟嘉勋俯首亲了廖盼兮的嘴唇一下,便弯下腰,把廖盼兮横身抱起,放在桌上,整个人平躺着,一只腿曲起,似乎想要阻挡孟嘉勋的视线,还用手臂压在自己的额头上,不敢与他直视~~孟嘉勋对眼前的玉体赞赏不已,不管看过多少次都不会觉得厌倦,反而越看越发现到更多的惊人之处~~现在,孟嘉勋看见了她平坦光滑的小腹随着呼吸慢慢起伏,他低下头,在廖盼兮的小肚子亲吻起来,渐渐的来到廖盼兮的肚脐眼处~当孟嘉勋伸舌头进入这个小小的肚脐眼时,廖盼兮的小腹突然剧烈的抖动着,还没来得及好好亲吻,廖盼兮就红着脸,用手挡住小腹,轻声道:“不要做别的无关紧要的事了,我们开始吧!”

  孟嘉勋听她的口气,比之前好了很多,便呵呵一笑:“这哪里是无关紧要的事~这很重要的!你现在太紧张了,我帮你放松放松~~”说完,轻轻抓住她的柔荑不放,继续用舌头舔她的肚脐眼~~“啊~不要~太痒了~不要舔了”廖盼兮的小蛮腰不断扭动,抗拒着孟嘉勋,脸色涨得通红,那是憋笑憋出来的~~孟嘉勋不好再强迫她,便上移,来到那对巨乳前,对着耸立的深粉色乳头含了下去~~孟嘉勋舔得很轻很灵活,他其实不知道怎样舔会让廖盼兮有感觉,他只是像吃冰激凌一样舔弄她的巨乳,弄得廖盼兮的胸口又湿又粘……廖盼兮逐渐有了点感觉,那是一种痒麻的快感,每当孟嘉勋用舌头不停围着乳头,在乳晕画圈时,廖盼兮几次都舒服得身体颤抖,小腹不停起伏~~只可惜她没有告诉孟嘉勋,孟嘉勋也不清楚,所以才让她有了喘息的时间~~等到享受完廖盼兮的巨乳,顺着胸口亲到茂密整齐的阴毛时,孟嘉勋把她的下身拉向自己,廖盼兮却轻轻摇着头,眼神带着抗拒,脸色殷红,双手捂住那片神秘花园,带着哀求的语气道:“不要~不要舔那里!”

  孟嘉勋愣了一下,看着廖盼兮楚楚动人的模样,不想招惹她,想要尊重她的意愿,便点头笑道:“怎么啦!老师被我舔得不舒服吗?”

  廖盼兮仰视着他的笑眼,表里不一的点着头,随即撇过头,不敢看他~廖盼兮是享受孟嘉勋帮她口交的,但那种羞耻和屈辱实在让她放不开,那种心灵的抗拒和官能上的刺激,令她在高潮过后总是一阵的空虚自责~~孟嘉勋戴好了避孕套,慢慢的找到那个紧闭的洞口,轻轻抵住,担忧道:“老师,你那里好干涩啊!这样你可能会有点疼痛~~”

  廖盼兮不想和他讨论这种问题,没有搭理他~~孟嘉勋见状也不在说话,径直将她的双腿架在肩膀,慢慢挺着腰,自己的阴茎很艰难的慢慢插入这个紧致柔软的蜜穴~~尽管孟嘉勋的动作很小,进入得也很浅,但廖盼兮还是不可避免的皱起眉头,表情有些痛苦~“嗯啊~”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呼一声~孟嘉勋停下来,没有再深入,就在小穴的洞口清浅处来回抽插~他的动作很温柔,神态很专注,一时来不及感受这种久违的快感~~“嗯啊~啊~啊”每次随着动作的进行,廖盼兮都轻轻发出娇喘声,虽然很小,但孟嘉勋听到还是很兴奋很开心~~其实女人阴道里最敏感的并不是最深处的花心,反而是最靠近洞口的浅近处,那里的敏感神经更丰富、更密集~~孟嘉勋就这样用力摩擦着,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龟头顶在她阴道的上方,每次经过那里,廖盼兮的娇喘呻吟声总会更大,小腹总会深陷呼吸~~孟嘉勋发现了这一点,便不停的寻找着那个反应最大的点,良久,他越来越用力,越插越快,不停摩擦着那个最敏感的点~~廖盼兮的呻吟声开始变大,心里一惊,不明白孟嘉勋为什么会清楚自己的G点,一股股奇特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,美目睁得很大,想要抗拒,但却还是控制不住的身体变得炽热、奇怪起来~~孟嘉勋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蜜穴变得潮湿润滑起来,廖盼兮的神情也变得更加妩媚诱人,隔着厚厚的镜片,孟嘉勋可以看见她逐渐水润迷离的眼睛~~随着阴道的变湿,孟嘉勋插得更深,顶得更用力,渐渐入了佳境~紧紧抱住廖盼兮的长腿,听着她开始情动的娇喘声,看见了潮红妩媚的粉脸,孟嘉勋开始变得兴奋起来,阴茎在阴道中变的更大,翘得很紧~~“嗯啊~嗯啊~慢点~别那么快~”廖盼兮的声音带着些许颤音,身体已经失守,但理智还在~~孟嘉勋此时自然没有理会她,不然不是傻子就是呆子~~抽插的节奏开始变得更快,侵犯着那片令人沉迷的花园~~过了一会,廖盼兮的蜜穴已经变得彻底泥泞,呼吸越来越急促,身体不时开始轻轻抽搐着~~原本洁白的肌肤此时覆盖了一层淡淡的殷红色,就像已经彻底开放的牡丹花~~娇卧且无力,羞面而慵懒~~“嗯啊~啊啊~”廖盼兮竭力抗拒着这种令她又爱又恨的快感,只可惜她的腰还是不受控制的向上弓起,令两人交合的地方贴得更紧,就像是融为一体般的奇妙~~孟嘉勋扶住廖盼兮弓起的腰,廖盼兮的小腿竟然主动的夹在孟嘉勋的脖子,维持着这个令彼此都快乐的姿势~~双手触摸到柔软的腰肉,孟嘉勋低头看着两人紧紧镶嵌的地方,只见那里正分泌出白色的透明液体,随着做爱的动作越来越剧烈,渐渐变成黏黏的泡沫状液体~~糊在两人的阴毛上,显得那么淫靡、放荡~~“啊~啊啊~不要~不要~~啊~啊啊~嗯啊”廖盼兮的俏脸逐渐变得有点扭曲,额头上满是汗水,叫床声变得高亢起来,紧张的摇着头表示拒绝~~孟嘉勋这次清晰感受到了,原本是那么柔软的嫩腰,此时瞬间变得僵直紧绷,一阵滚烫的春水从廖盼兮的花心处激流而出,阴道里眨眼间变得更加泛滥~~过了一会儿,孟嘉勋的双手随着廖盼兮不断上下抖动的细腰差点脱手~~良久才平息下来,他只见眼前的尤物正慵懒无力的倒在桌上,细腰也疲惫的重新坠下,饱满高耸的巨乳随着厚重的呼吸不停起伏~~孟嘉勋知道她是高潮了,心里得意极了,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嘲笑她,看着那双已经蓄满春露的美眸,他控制不住的俯下身子,摘掉她的眼镜,在她的双脚滑落自己的肩膀时,他吻住了她的嘴~~廖盼兮的近视眼度数并不深,但她发现自己带上一副古板的粉色边框眼镜时,更加有身为老师的威严,也可以掩饰她原本就美艳得令人窒息的天使般的面孔,强迫自己增加点魔鬼般的气场~~此时的廖盼兮正被自己的学生同时侵犯着上下两张嘴,她心中只剩下高潮过后的空虚,这是女人是贤者模式~~孟嘉勋没有受到任何阻挡,一边直视廖盼兮水汪汪的眼睛,一边在她的嘴里肆意搅拌~虽然没有接到回应,但他还是乐此不疲,吮吸着世上最好的琼浆玉液~~好好解了一下渴,孟嘉勋四下一望,突然眼睛一亮,淫笑着拉起似乎柔弱无骨的廖盼兮,然后站在她的背后,双手穿过她的胳肢窝从后面伸入,环住了她的膝盖后面的腘窝用力抱起~~廖盼兮一时反应不过来,惊呼一声,却已经被孟嘉勋这么抱起,顿时惊慌失措起来~~现在这种姿势往往是爸爸妈妈帮小孩子嘘尿的姿势,如此羞耻的被孟嘉勋这么抱住,廖盼兮急红了脸,不顾身体的疲惫,狠狠的扭动身子,想要甩开他~廖盼兮很轻,这是孟嘉勋第一反应,身材看起来那么好,其实抱起来就像抱着一个小孩子~~也可以说是孟嘉勋力气比较大,此时又比较兴奋~~他不理会廖盼兮的挣扎,将她抱着蹲在桌面~~廖盼兮还以为他这是放过自己了,但下一秒,那根巨大坚硬的肉棒再次这么奇奇怪怪的插入自己的小穴时,她下意识想要前倾躲避~~孟嘉勋当然不会让眼前的美人溜走,死死环住她的膝盖,随即就开始用力抽插起来~~“啊~不要~这种奇怪的姿势~~你是要干什么啊~啊~~”廖盼兮的小手抓着孟嘉勋的手臂,想要挣脱,却像被一条铁索捆住一样,动弹不得~~这种姿势的确很淫荡,廖盼兮蹲在桌面,孟嘉勋则站着,那个诱人的蜜穴在这个位置敞开了大门,就连菊花蕾也在一紧一缩~~这个体位插得很深,廖盼兮再一次解锁了新的地带,甚至有时已经顶到了最深处的花心,强烈的刺激令她头脑一片空白,小口微张,娇喘吁吁~~慢慢的,廖盼兮已经无力挣扎了,孟嘉勋还是紧紧抱着眼前的女子,把头埋在她的秀发,踮起脚尖,竭力往小穴的最深处进攻~~“啊~啊~不要~不要~那里太疼了啊~不要这么顶~慢点啊~”廖盼兮把那种快感曲解为疼痛,希望孟嘉勋会稍微放过她~~孟嘉勋也已经情动了,兴奋得胸口发痒,没有理会她,每一次撞击都插到了最深处,忘记了眼前干的是自己的女老师,他只想发泄着心中这股深深的欲望~~廖盼兮的叫声越来越高亢,身体被这样紧紧捆住,她竟有有些忘记所有的幻觉,现在只剩下那种被需要、被拥抱的激情,那种电流般乱窜的快感,还有那种想要迫不及待解放的郁闷感~~此时此刻,两个男女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,都想要拥抱和被拥抱,像两个磁铁一样彼此紧紧吸引~~很快,廖盼兮的双手紧紧抓住孟嘉勋的手臂,后仰着头,碰到了孟嘉勋的额头,身体再次像紧绷的琴弦,然后剧烈摇着身子~~孟嘉勋也达到顶峰,被她这样子激烈的反应感染到,在廖盼兮的体内满足的一泄如注~~……即使两人都达到了高潮,孟嘉勋还是紧紧这样抱住廖盼兮不放,迷恋的附在她的背后,贪婪嗅着她的体香发香,以及还有其他的浓厚味道,才发现了她已是香汗淋漓了~~廖盼兮也在感受着这激情后的温存,她感受到了体内的那根肉棒还在跳动,依旧那么坚硬,把阴道占满~~不管廖盼兮承不承认,此时她的心中一片宁静祥和,还有那么一丝淡淡的依赖感,此时她已经忘记了那些烦恼,不再纠结对错,不再懊悔,不再自责,第一次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内心~~两人不知道抱了多久,那一丝夕阳透过窗户已经变得无力,房间开始变暗,空气很闷,因为窗户都是关着的,两人心情都很轻松,因为两颗心竟然有接近的趋势~~最终还是廖盼兮微微动了一下身体,惊醒了孟嘉勋,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身体,拔出还是坚硬的阴茎~~廖盼兮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竟然有些失落,随即心里一惊,蹒跚的爬下桌子,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却被眼疾手快的孟嘉勋扶住~~廖盼兮蹲了太久了,脚已经发麻无力,一时无法动弹~~孟嘉勋看出了她的辛苦,便这样轻轻挽着她的手臂,让她休息一会~~房间很静,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,廖盼兮心情复杂,偷偷在着昏暗的光线里看着孟嘉勋还有些稚嫩的脸庞~~孟嘉勋沉默的低着头,那种心灵的满足感和身体的快感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,但他竟还是有点失落感~~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,可能是黄昏时分总会有的那种忧愁吧~~他一时有些想不明白这种情绪从何而来!

  不久,廖盼兮轻轻甩开他的手,两人同时穿着衣服,房间里只有窸窸窣窣的穿衣声~~孟嘉勋穿得很快,当他穿好了,廖盼兮才刚刚在穿内裤,借着着微弱的日光,孟嘉勋还是可以欣赏到这副美人穿衣图~~孟嘉勋的目光很灼热,好像烫到了廖盼兮的身体,不知是不是错觉,廖盼兮似乎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,随即转过身去~~孟嘉勋不敢相信那是错觉,因为那种娇羞轻嗔的样子在脑海中挥之不去,令他心中发痒~~等到廖盼兮重新穿好了衣服,孟嘉勋看不清她的脸色,只见那个绰约多姿的美人再次站得那么优雅,他忍不住上前去,在那丝微弱的夕阳的见证下,亲吻了她的嘴唇~~然后一言不发,安静的离开~~……整个学校都开始笼罩在黑夜里,廖盼兮在孟嘉勋离开后,也很快出来,等到被凉凉的夜风吹到,她才发现自己刚刚流了很多汗~~廖盼兮感到风有些冷,毕竟还没真的入夏,昼夜温差还是有的~~微风拂过她的发丝,廖盼兮只感到一阵阵寂寞、空虚的感觉从心底跑了出来~~和她同年龄的同学朋友大都已经结婚了,差一点的已经有情侣相伴了,再不济的已经换了好几个对象了~~而她呢~至今还是一个人,只有那么一次令人痛苦的感情经历~何至于此呢?廖盼兮有时也希望找一个理想对象,但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没有那个需求了~~到了这个年纪,已经不会再被男人一点小恩小惠打动,能够很理性的辨别男人的甜言蜜语,更何况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,以前买不起的东西,现在已经不成问题~~至于心里层面,她有自己热爱的事业,有自己的抱负理想,每天的生活很充实,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孤独的过完余生~~但现在,她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,那就是身体上原始的欲望,心灵深处渴望得到的慰藉,两者都是一起出现~~这推翻了她原本自以为很坚固的人生观念,原来经济上、人格上的独立并没有让自己真正感到幸福,至少没有那么充足~~原来在某一刻,自己也渴求着爱情~~那种想被自己爱的人紧紧拥抱越来越强烈~~只不过一想到带给她这种想法的人,竟是一个胁迫自己的学生,想到这里,她就心里发苦,迎着冷冷的夜风失落起来~~……过了一个多月,每个周五放学后,或早或晚,孟嘉勋总是如期而至,在廖盼兮的接待室一番颠龙倒凤、巫山云雨~~廖盼兮虽然一直没有变得主动,但已经不再那么抗拒了,她似乎是向自己的身体屈服了,像孟嘉勋说的那样安慰自己~反正有带安全套,而且两人都很健康,何况是有时间界限的~~等到这个学期过去,一切就都结束了~~廖盼兮心里这样安慰自己,每次在孟嘉勋胯下承欢时,也是这么劝自己、麻醉自己~~这种转变让孟嘉勋很惊喜,每次行事都极尽的温柔,照顾着廖盼兮的感受,廖盼兮不喜欢或抗拒的体位,他都没有强迫她~~但也仅此而已,他每次都把廖盼兮搞的精疲力尽,自己也是享受着廖盼兮一脸安静而又满足的样子,每个周五都是彼此默认激情的一天。

【完】